努力,不必得到誰的認可,而是要對自己有所交代!

在人際的往來裡,有種很難拿捏的距離,稱為「交情」。你無法正確拿捏可以為對方肝腦塗地到什麼程度,除非真正有事發生在你們之間。交情的衡量除了兩人之間的情感深淺,還得把個性的變數算計進去,最後得出來的結果,可能會讓雙方當事人都大吃一驚。

什麼樣的朋友值得交出自己 有一種人仗著所謂的「交情」, 會毫無節制地對自己人分外任性,以一種「你也知道我」的霸道在朋友之間橫行。他出口傷人卻說自己只是心直口快,沒那個意思。他暗地出賣朋友,卻說只是一時失手,沒那個意思。「不是故意的」,「我是不小心的」,「我不知道這樣做會傷害了你」。好像這樣解釋就可以合理他的行為,好像他真的不清楚這些話這些事不可以做、不被允許。

所謂的心直口快,其實最欺負人。這樣的人總說,自己其實人不壞,只是口快。但你的那些口快,對別人分明已經造成傷害。因為你的口快,要人把自尊出賣,還得被無禮對待。更傷人的是, 如果不能接受你的心直口快, 就顯得我們度量狹小。為什麼明明傷了別人,卻還能夠如此理直氣壯?

一句心直口快、一聲無心之過的解釋,就可以輕易抒解自己傷害了別人的負面情緒,被傷害的人卻只能啞口無言地全盤接受。說自己心直口快根本算不上是認錯,那只是推托、企圖用無心之過包裝自己的出口傷人。造成傷害已是事實,別人固然無法逼你認錯,但如果不能面對自己這樣魯莽的個性就無法成長、會再一次傷人。



仗著有交情、用朋友之名來包裝自己的人,更是最難預防的對象了。他不擺明衝著你來,卻又擺明了不全然地對你友善。你以為可以在他面前最自在,其實他最厭惡你的天真而你卻渾然不覺。你以為他會為你的成功喝采,殊不知上次扯你後腿的人就是他。讓你搞不清楚他是敵人還是朋友,又或者他既是敵人也是朋友。

他不是不明白自己的言行舉止傷了你,老實說,每個人的所作所為背後隱藏的惡意與善意,自己是最清楚明白不過的了。浮出來的冰山那一角、表現在眾人面前的那一面,也許是用善意包裝著,但海平面下剩餘的那百分之九十,摻雜了多少複雜的情緒,日日夜夜在那飄呀盪的。

嫉妒、憤恨、蔑視、不公、仇恨、詛咒,許多許多連自己都無法說得清楚的五味雜陳。這些潛藏的情緒,即使成分不多但仍是有意識的,只是不願意去正視罷了。你之所以還能夠繼續當他是朋友,就是因為太懂事。懂事的人不是沒有受傷,而是沒有把痛說出口。



一直想要坦白說出來的,但對方總是搶先了一步說不是故意的,如果不原諒他的話,好像就顯得自己太過小氣了、也顯得自己太不夠朋友。只好接受這一切,偷偷按住發疼的傷口,不讓別人看見。分明已經生氣了, 卻還是忍住, 並且告訴自己其實一點也不在意。

你總以為不應該要有情緒跟脾氣,所以只好懂事。你總以為沒人會心疼在意,只好讓自己快點成熟。於是,你習慣有了心事反而更加沈默,不然就會麻煩到別人。看起來像是善解人意,但,更大的原因在於自卑情結,害怕看人臉色,總是謹言慎行小心再小心,不敢隨意提出要求,更別說真正發一頓脾氣。

凡事包容、大小事都配合,擔心多說一句,只會引來更多白眼。曾幾何時,這些自以為寬宏大度的包容,是來自於希望被人稱讚的虛榮。需要那些讚美填滿內心的自卑,需要被他們需要來證明自己重要。所幸, 這些年吃虧了太久之後, 讓總是太懂事的你慢慢學會說「可是」。



在別人提出不合理的要求時、在他們又想要不公平對待你時,終於鼓起勇氣說了「可是,我有自己該忙的事要忙」,「可是,我有比你的要求更重要的事」。當對方再次用他的心直口快來傷害你時,你也能夠笑笑不當一回事了。當你發現又被暗箭中傷,但依舊挺起胸膛問心無愧繼續過日子。早就懂了,除了讓自己更有本事學會保護自己外,也沒更好的方式。

在漸漸變成熟這麼多年後,終於明白人要有原則的任性、必須堅持的道理,不必一直當個懂事卻滿腹委屈的人。懂事了這麼多年之後,終於放下了事事為別人著想的毛病,放下了多餘的自卑,學會面對什麼樣的朋友才值得交出自己。─────── 懂事的人不是沒有受傷,而是沒有把痛說出口。

有錢人這麼想:

Reference:
  • TAG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