堪稱聖人的曾國藩,為女兒精心挑選一個乘龍快婿,沒想到害她29歲淒慘死去!

曾國藩認為好友—藏書家袁芳瑛是誠實君子,博雅好學,他的兒子長大之後應該也錯不了。所以他在大女兒曾紀靜才六歲的時候,就主動向袁芳瑛提親。孰料袁芳瑛對兒子袁榆生過於驕縱,袁榆生長大之後,“不喜故書雅記”,“豪邁善博飲”,不服管教。其父去世後,他更如同脫韁的野馬,終日放蕩飲酒。曾國藩聽說這位準女婿長成了一位花花公子,品格堪憂,如果單純考慮女兒的未來,他應該悔婚。但是為了不負死去的老友。

也怕世人認為自己悔婚是嫌貧愛富,所以曾國藩還是在袁芳瑛去世兩年後把女兒嫁入了袁家。曾紀靜進門之後才發現,袁榆生結婚之前就已經娶了妾。結婚之後,袁榆生經常到外面拈花惹草,夫妻感情極為淡薄,曾紀靜也一直沒有懷孕。曾紀靜不敢向父親說起這些事情,只能向長兄哭訴。她的長兄在給曾國藩的家書中隱約透露了這些事。曾國藩認為袁榆生的問題僅止於遊手好閒而已,如果有人好好督教,袁榆生也許能改過自新。

同治二年(1863年),曾國藩把女婿、女兒接到了自己身邊。曾國藩對自己的教子之法還是非常自信的,因此他相信寬嚴相濟、以身作則、耳濡目染的教育方式能讓這個女婿有所進步。



一開始,曾國藩給袁榆生找來經驗豐富又有耐心的老師,希望能引起他對書本的興趣。孰料袁榆生對書籍竟似有一種刻骨的仇恨,在書房裡根本坐不住。不久之後,曾國藩就失去了信心。實在不願讀書,曾國藩也不再勉強。

既然袁榆生生性外向,願意與人打交道,曾國藩就把他安排到徐州糧台,讓他經理湘軍糧餉,以鍛煉辦事能力。然而袁榆生在徐州的表現,讓曾國藩再一次大跌眼鏡。袁榆生到了徐州不久,就大肆召妓,還仗著總督女婿的身份橫行霸道,欺壓百姓。一天,曾國藩聽說袁榆生因故要帶人去打保甲局,於是派人抓了他的家丁,一律杖責,並讓人把與袁榆生相關的妓女抓了起來,掌嘴數百,發交首縣關押。袁榆生見岳父如此讓自己沒面子,於當夜吞服鴉片自盡,好在最終被搶救了過來。



之後,袁榆生向曾國藩“謝罪”,表示“願圖自新”,算是給了曾國藩一個面子。然而,江山易改,本性難移。第二年,袁榆生在徐州糧台挪用公款600兩用來揮霍。一貫以清廉自居的曾國藩至此確認袁榆生無藥可救,宣布和他斷絕關係。曾國藩算是耳根清淨了,然而曾紀靜的生活境況更加可悲。當初在湘潭袁宅,她得不到丈夫的喜愛,甚至得不到親近,終日鬱鬱。在父親的兩江總督署,丈夫四處惹禍,動不動就讓曾家人丟臉。

在長期的精神痛苦壓力之下,曾紀靜終日抑鬱,終至大病。因此,當父親宣布與女婿斷絕關係時,曾紀靜終於覺得輕鬆了,希望此後能長住娘家,讀書自適,倒也清靜。然而,曾國藩表明,他只是厭惡袁榆生一人,跟老友袁芳瑛家的其他人還是要保持親戚關係。他不許曾紀靜回娘家住,規勸女兒說,嫁到這樣的人家,遇到這樣的丈夫,這是天意,對於天意,只能順承,不能違逆。在回到袁家四年之後,曾紀靜抑鬱而終,終年29歲。



有錢人這麼想:

如欲轉貼本站文章請標記本站網址出處
Reference:健康生活
  • TAG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