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公跟女同事偷情,回家嫌棄老婆不好用!最後男人兩頭空!

樂明工作的文化館來了一位年青漂亮的女同事,叫傅曉雯,這本沒什麼稀奇的,可自從這位靚女調來之後,樂明的心理和行為悄悄發生了變化,這就引起了他妻子薛莉虹的警覺。

漸漸地,薛莉虹察覺丈夫的行跡越來越異常,有一天夜裡十二點多了,樂明還沒有回家,也沒有打電話回來說明情況,薛莉虹趕到文化館,看到樂明和一位漂亮的女青年同在一室,女的在電腦前打字,男的坐在女的身邊說著什麼,樂明說是在趕寫一個劇本,又介紹說這個女人是館裡的打字員傅曉雯,當天晚上雖沒有發現什麼,但薛莉虹心裡已是投下了一片陰影,女人的第六感覺告訴薛莉虹:傅曉雯與丈夫之間會有故事發生!

(source: 星座好朋友)

(source: myhealth911)

 

薛莉虹的這種感覺在三個月後便得到了證實,這天,樂明回來得很晚,一進房間,他就語氣堅定地對薛莉虹說:「我們離婚吧!」

 

聽了這話,薛莉虹心頭一震,但還是儘量保持著一種冷靜的語氣,問道:「你愛她嗎?」樂明的臉上立刻精神了起來:「當然!和她在一起,我感到自己年輕了許多。我覺得妳不好用了!」



薛莉虹竭力剋制住自己的醋意:「她也愛你嗎?」樂明沉浸在美好的回想裡:「肯定!她說跟我在一起,吃蘿蔔白菜都願意。」薛莉虹又咄咄逼人地問道:「你們相互瞭解嗎?」回答這問題,樂明底氣不足,他說:「這不用你操心!」「離婚畢竟是件大事,你讓我考慮兩天再答覆你。」樂明同意了:「行!」

 

這天晚上,薛莉虹和樂明開始了婚內分居,他睡書房的單人床,薛莉虹帶兒子睡原來的房間。讓薛莉虹想不通的是:這年頭,「男人有錢會變壞」,難道沒錢的男人也會起異心?樂明身處「清水衙門」,兜裡沒幾張零花的票子,而偏偏卻有「初生牛犢」的小靚妹愛上他,圖什麼?圖他能碼幾部戲劇小品?圖他成熟有男人的魅力?還是圖他生性浪漫?

離薛莉虹答應樂明的兩天時間快到了,說心裡話,薛莉虹不想離婚,她很自信地預測樂明和那位「小甜心」的所謂愛情,純屬一時的「荷爾蒙」衝動,不會天長地久的,因為這種風花雪月的事,在男人堆裡,樂明不是第一個,也不是最後一個,他只不過是別人「失敗」的複製品!

 

15157292482576.jpeg

(source: myhealth911)

 



 

兩天後的晚上,薛莉虹正式答覆樂明:「我同意離婚。」樂明沒想到薛莉虹會這麼爽快,但緊接著薛莉虹提出了一個條件:「你是知道的,我們買下這套房子,是以你的名義親手借了我哥哥15萬塊錢,至今還有5萬塊錢沒還。我想,等你把這筆錢還清後,我們再離婚。」樂明急了,他哪來錢還呢?經過和薛莉虹協商,從這個月開始,樂明每月拿出1500塊錢還薛莉虹的哥哥,什麼時候還清,什麼時候離婚。

 

一個月過去了,這天是樂明發薪水的日子,傍晚時分,他回到家裡,一進門,便走到薛莉虹面前,把一個小牛皮紙信封交到她的手中,薛莉虹不解地望著樂明:「這是什麼?」樂明開了口,話裡不帶絲毫感情色彩:「還你哥哥的錢呀!」薛莉虹拆開信封,從裡面抽出票子,公事公辦地一張張點著票子,末了,她瞟了樂明一眼說:「沒錯,你還挺守信用。」樂明面無表情地回答:「不守信用,我就離不了婚,請你代寫一張收條吧。」薛莉虹叫了起來:「我還要代寫收條?」樂明不容商量地說:「那當然,到時候,你不認賬,我找誰去?」薛莉虹隨即按他的要求寫了收條。樂明接過後,藏進公事包裡,他特別提醒道:「別忘了把錢給你哥。」

 

第二個月發薪水的日子又到了,可樂明那邊遲遲不見動靜,直到晚上,樂明才吞吞吐吐地開了口,他說這個月消費挺大的,手頭有些吃緊,等下個月一起還。薛莉虹很寬容,答應了。接下來的三個月裡,每到發薪水,樂明都以種種藉口來拖延還款,而薛莉虹則一讓再讓。

轉眼到了第六個月,又是樂明發薪水的日子,這天深夜十二點樂明才回來,一進門,薛莉虹就發現他滿臉紅紅的,好像喝了許多酒,走進客廳後,樂明一屁股坐在沙發上,從公事包裡掏出一個大牛皮紙信封,說裡面是5000塊錢,是這個月的薪水,還有他寫小品得的稿費。薛莉虹關切地要他留下點錢,和傅小姐談朋友,有時需要買些什麼。薛莉虹的話剛一出口,樂明漲紅著臉暴跳起來:「你別跟我提她!」薛莉虹鬧不明白了:「你們不是交往很密切嗎?」樂明憤憤地說出了一句髒話:「密切個屁!哼,我原以為她真的能跟我吃蘿蔔青菜,誰知她也是個俗不可耐的女人!」

(source: 星座好朋友)



(source: myhealth911)

 

接著,有些醉意的樂明便把薛莉虹當成了傾訴對象,毫不掩飾地吐露了「婚外情」的經過:剛開始時,他覺得和傅曉雯交往挺開心的,她也挺純情的,後來,傅曉雯開始要這要那了,時髦衣服、金項鏈、彩屏手機,而且還要數碼的相機;再到後來,胃口越來越大,要買手提電腦了,還說是為樂明打劇本,說的比唱的還好聽。在遭到樂明的拒絕後,傅曉雯大發脾氣,說是一個窮編劇根本不配搞婚外情,還說土老帽不懂得享受現代生活……更讓樂明可氣的是幾天前的一個晚上,他親眼看見傅曉雯和一個穿戴新潮的中年男人摟著逛大街,第二天,樂明找傅曉雯理論,她竟然說出了這樣的話:「跟你玩玩浪漫可以,跟你過沒錢的日子我受不了!愛情是要物質做後盾的,你懂不懂?」

 

樂明一下傻了眼,他一直認為自己找到了像當年一樣的純真愛情,沒想到浪漫過後,同樣離不開柴米油鹽的物質化,而且現在的這種物質化比當年要高出十倍百倍!

其實,這種結果,正是薛莉虹預料之中的,她想給樂明留個「回心轉意」的機會,這才想出了這麼個「按揭離婚」的招兒……

 

 

Reference:健康生活
  • TAG: